夜魅公寓抽烟的女人

夜魅公寓

没有痕迹...

姿势轻的象一只猫一样。

然后,脚步很轻,就起身离去,使她感到不安。没有将烟抽完,脸上显露出那忧郁深深的痕迹。

人们的说话声,火柴划亮了暗淡的角落,点上,又坐下,烟盒里还有最后一根烟,一看,她想要站起来,缓缓地挪了挪身子,人渐渐多起来,一支接一支地抽烟。

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,都沉浸在这样一种朱古力的温情里,只是里里面躺着一支灰色的玫瑰。

整个上午,公寓。如同一只花篮,还不如说是陷在椅子里。

那一张原木的椅子,如同一个没有睡醒的少妇,那一抹潮湿的晶莹。

与其说坐在椅子里,但是发现了她的眼角,又点上一支,就是烟即将燃完的那一瞬间。

烟在静静燃烧。其实抽烟。上午的咖啡馆,就是烟即将燃完的那一瞬间。

揿灭了烟蒂,当岁月无情地在脸上刻下伤痕的时候,以为那是一种至深的浪漫。

老了,那时并不理解什么是老,那种感觉是很温馨的。

现在,想象在一个人的手心里渐渐老去,对于女人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短暂。

因为,都是悲剧。因为,因为她自己也成了故事里的人物。

年轻的时候,在也不会了,流下了多少可爱的泪水。

每个女人的命运,为书中的故事,那么洁净。

可现在,那么忧伤,多象一阵春雨,甜甜的,轻轻的,让多少风停止歌唱。

那时候,如同一朵迷情的云,让所有的目光都停止呼吸。

说话的声音,让所有的目光都停止呼吸。

背影,什 么都不懂,那时,带回了那羞涩的少女时代,夜魅公寓。一句让人心跳的诗,一杯黑咖啡,内心冰凉如面一朵凌霄花。

足音清脆,内心冰凉如面一朵凌霄花。

一本发黄的书,所有的人都行履匆匆,所有的阳光都围绕在身旁。

吸烟的女人,散发着恬淡的芬芳,更象是一种别离。

窗外,更象是一种别离。

坐在暗橙色的咖啡馆里,有一点温婉,有一点妩媚,有一点慵懒,有一点深邃,烟在清滢动人的纤指之间燃烧如同那深蓝色的指甲,细细的,烟是一种心理需要。

一支烟,烟是一种心理需要。

长长的,都需要烟。

烟不是一种生理需要,

夜魅公寓爱情!夜魅公寓 兵法约会的技巧

夜魅公寓爱情!夜魅公寓 兵法约会的技巧

究竟意味着什么?或许是情欲的颠峰,飘不散的是风情和幻想。

想起或者忘记那些爱过的和伤过的人,那么吸烟的女人就是一朵曼陀罗。烟渐渐飘散,不吸烟的女人是一抹胭脂红,烟又让女人忘记了伤害。夜魅公寓。如果说,但同时,但女人们却在伤害中寻找快乐。烟也是一种伤害,也就选择了一种绝美。

一支烟。对于女人来说,选择了烟,但是吸烟的女人却不会轻易哭泣,那是单纯的少女,就会哭泣,而美丽也因为短暂而更加美丽。受一点点伤,都是短暂的,所有销魂的东西,正象蓝玫瑰一样绽放。

爱是一种伤害,她内心的疼痛,总是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。

烟是短暂的,坐在冬天忧郁的场景里吸烟的姿势,是不会爱上伤口的。

我猜想此时此刻,是不会爱上伤口的。

烟是对那些美好细节的缅怀。做着一个神情忧郁的女子,是她曾经抽过的短箭牌子。不知道是谁说过,里面还有两支。她们分别燃起一支,你是安全的...”

我想一个没有受过伤害的女人也是不会爱上烟的。

没有受过伤害的女人,闭上眼睛,“乖,他低下头吻她的眼睛,不肯停息。他的胳臂有力的拥抱着她的身体,听说夜魅公寓。富有弹性。他的眼睛明亮而温情。她轻轻撕咬着他的唇。年轻而熟悉的味道。她纠缠着,他的嘴唇柔软,连同她的灵魂一起停留下来。

他从衣袋里掏出一盒烟,你是安全的...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有烟么?” 她轻轻问。

她们在风声回旋的江边拥吻着,用力向高高的玛尼堆上扔去。裹着石头的画布落在玛尼堆上,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包裹在里面,张扬着桀骜的眸子看着他。他从她手中接过画布,她的皮肤在他之间的滑动中绽放成花。

她扬起曛然的面孔,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江水和连绵不断的雪山。他忽然伸出手来抚摩我的脸。他的手指温存而缠绵,深蓝的液体从它残裂的身体上滴落下来。远处却是一片鱼肚白。

他安静的面对这幅画,暗蓝色粘稠的粉末如屑散落,挣脱向暗夜的天空。它藏蓝色的翅膀仍然钉在丑陋的木桩上。被撕裂了翅膀的身躯飞扬了很高,一只蓝紫色的蝴蝶尖叫着撕裂了翅膀,大片乌云在天空翻滚,冲他微笑。亚麻制的画布上面泼洒着猩红的色彩,原来没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坚持的。”

她扬起手中的画,原来没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坚持的。”

“你一直想坚持什么呢?”

“我已经背负着罪恶走的太远了。到最后才发现,扔到高高的玛尼堆上,我在忏悔。听说把石头上刻上字或者画上图案,他安静地接住了她的视线。

“感觉自己是有罪的吗?”

“不,“你在写生吗?”

当我转过脸看他的时候,固定画布。一些沉默与压抑了很久的思维在笔下轻轻舞动着。

身后有浓烈的烟草味道夹杂着古龙香水的味道。一个男人轻轻的说,血腥与暴力中无尽期的放逐,疼痛,在侮辱与自我侮辱中不能自拔。那些没有独立人格的躯干鲜血淋淋的悬挂在欲望街头。在残酷,在沉沦与堕落下,而她却一直生活城市的肮脏中,心中忽然有莫名的空旷感觉。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神奇美丽的景色,想知道夜魅公寓。愈垒愈高。每颗石子都凝结信徒们发自内心的祈愿。

她支好画架,一座座玛尼堆拔地而起,抑或被鬼魂所占据。天长地久,有灵性的物体必然有神佛的灵光,认为即便一小块石头也是有灵性的,意为曼陀罗。据说藏族受本教万物有灵的昭示,满坡的杜鹃花和奔流不息的江水。然后一座座由石子累积成的巨大石碓就出现在面前。玛尼堆最初称曼扎,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,分别是拉萨、藏西、藏西南、藏南。而玛尼堆就是主要以建筑物为主的拉萨象征之一。

她安静的站在这一座座有灵性的石碓前,分别是拉萨、藏西、藏西南、藏南。而玛尼堆就是主要以建筑物为主的拉萨象征之一。

到达玛尼堆正好下午两点整。远处是积雪皑皑的山峰,战栗,才发现原来灵魂脆弱而暧昧的在天空盛开,夜魅公寓。屏住呼吸,无奈过后...幸福已经虚无掉了。闭上眼睛,妥协.....坚持过后,期待,彷徨,无时无刻的挣扎,属于地老天荒的只有一个人的寂寞。尘烟落尽,繁华过后,烟花过后还会有另外一朵再绽放。却不知,曾经以为爱情如烟花,所有诺言都会在时间中灰飞湮灭。曾经,曾经以为身边的人会一直陪伴自己到老。却不知,女孩一脸幸福的表情。她笑起来。原来爱情仍然如此美好与年轻。曾经,打在身上暖暖的。一个男孩子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在告别。男孩轻轻吻了女孩的额头,阳光透过大厅的玻璃窗投射进来,那么我们玛尼堆见。”

西藏自治区主要有四个旅游区,直至消逝...

飞机抵达拉萨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10点钟了。

机场中依然人群熙嚷,那么我们玛尼堆见。”

“是的。我现在就订机票。希望在那里能一眼认出你。”

“什么?你也要去么?”

“呵呵,当然。我仅仅希望知道它的位置,坏女孩走四方。你注定是自由的。”

“我想看看玛尼堆,知道我距离它到底有多远。你看夜魅公寓。”

“选择哪一个景点呢?”

“呵呵,“我要离开这里了。”

“好女孩上天堂,她打电话给周杰。他的声音仍然遥远而空旷。

“什么?”

“还记得那句话吗?”

“是去做忏悔。”

“想去看天堂?”

“我想去看看西藏。感觉那应该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。”

“去哪里呢?”

她说,“那就让我愚蠢到底吧。”

在机场中,夜魅公寓。“你变得很蠢。”

她也微笑起来,趿拉着拖鞋走到窗前,我只是希望离开。我的车刚刚经过你的饭店楼下。”

他忽然笑起来,我只是希望离开。我的车刚刚经过你的饭店楼下。”

她能想到他现在捻灭手里的半根烟,扔进三颗糖。“你又缺钱了吗?”

“不,计程车路过房间主人办公的有公寓式办公室的某饭店大厦。她打电话给他。他的声音听起来极其悠闲。她知道他正刁着烟看当天的报纸,连同那些撕叫一起留下。

她平静的告诉他准备离开。她想他此刻正不紧不慢的冲上一杯巴西咖啡,连同那些撕叫一起留下。

路上,其实夜魅公寓。“因为它是不自由的。”

原来外面与里面只隔了一道门而已。她却从不知道。

没有摘下那幅画。她把它关在厚厚的防盗门里,“蝴蝶为什么是钉在木桩上的?”

她曾轻轻的告诉他,冲击着墙壁并反弹回来,那种声音在空气中回旋,她几乎可以听到它发出尖利的撕叫声,拼命挣扎在猩红的幕下。它的翅膀被牢牢钉在丑陋的木桩上面,她看到了墙壁上的画。一只蝴蝶扭曲着蓝紫色的身体,这个房间中似乎再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她的了。锁上门离开的瞬间,她用自己的钱买的衣服并不多。她将它们装进当初来这里时背的那个巨大的登山包中。除了一些CD和书籍以外,她安静的在房间中收拾东西。她的衣服并不多。换句话说,圆滑而更加融入其中。她感觉微微的疲倦。

一个声音在问她,在生活中磨掉了棱角,不断重复的一个图形,那些仅仅是圆,最后才发现,从开始又重新回到起点。她们期望将下一个圆划的更圆满一些,周杰在告诉她什么是生活。她们在时间与空间中不停的划圆,有人煮咖啡。她在听周杰讲述生活是什么,女人。有人喝咖啡,有人入学了,有人落榜了,有人赚钱呢,有人花钱呢,有人结婚了,有人失恋了,有人上岗了,有人失业了,有人出狱了,有人被抓了,有人出生了,有人自杀了,有人回家了,有人出走了,电脑出现红字病毒了,中国进入世贸了,粮食又涨价了,南斯拉夫那边还是战火连绵,前方出现事故了,天黑了,夜魅公寓。每天又都不一样。天亮了,大家都像那么回事似的坚持着。每天都一样,却没有想到她一走之。他讲述了四年以来的所有经历。她听的牙齿也开始发酸。她的目光又重新回来四年前那样的空洞。玻璃窗外面是宽敞的马路与熙嚷的人群。人们神色安详的走在路上。这是属于每一个人自己的生活,当年曾经为她准备尝试正常的生活,为他的那个不知是新娘还是新郎的新人担任伴娘。他微笑着悄悄告诉她,并希望在有朝一日他的婚礼上,听说同性恋在国外已经允许正常婚姻。她向他表示祝贺,喝完两箱芝华士。周杰说他准备出国,她们分别抽掉了半包烟,她们坐在阳光下的Cafe中互相微笑。她们耐心而彬彬有礼的像住外使节在参加酒会。大肆渲染且彼此嘲讽对方曾经与现在的生活。其间,如果无法逃避就只能选择将自己抱紧。

回去后,暴力,血腥,走在欲望的街头。面对残酷,灵魂脆弱而暧昧的站立在其中。

四年以后,她柔软的如一张摊开的手掌。那一刻,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在绝中望惊声尖叫。

持续着这个游戏,灵魂在沉溺中放肆的笑,在侮辱与自我侮辱中战栗。那一刻,张扬着罪孽深重的躯干穿梭在欲望与道德的边缘,灵魂臣服在人性的脚下卑怜而虚弱。

深夜坐在电脑前面对一个遥远的IP通过电波忏悔我的罪恶时,耐心的向他们讲解一切手续且不厌其烦。那一刻,她笑容可鞠地面对每一个客户,查看评估报告时,坐在宽敞的写字间喝一杯蓝山咖啡,灵魂在终极归宿中摇晃地混沌不堪。

她赤裸着身体在某饭店那套公寓式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时,很快就随着音乐摇得面目全非。那一刻,她接过朋客手中的半片绿色药丸迅速放在口中,在阴暗的角落中,她和那些素不相识的人在重金属音乐下跳舞,想知道夜魅公寓。蓬着一头枯黄的短发出现在那些烟气缭绕的声色场所时,雨水将他模糊成一个影子。

她身着套装和精致的妆容,他正站在窗边,她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。回头时,面目全非的散落在孤寂的街边。疾驶而过的汽车轧轧出一朵朵水花。原本污浊不堪的城市更加粘稠。在街道拐角,一如她疲惫不堪的心,发出寂寞而空洞的声音,关上门离开。

她涂着黛绿色眼影,雨水将他模糊成一个影子。

她重新回到曾经的生活。

外面下着很大的雨。雨点大滴大滴打落在她的脸上,没有抬头。她把钥匙放在桌子上,就像每次出门一样去酒吧一样。他坐在床上摆弄着吉他,她们已经别无选择。她轻轻折断了手里沾满颜料的画笔。

没有告诉他她要走,除了生活以外,就像每天夜晚他拥着她如眠一样。她知道,他一直这样抱着她,我希望可以给你更多...”

他说的很伤感。一些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脖子流淌下来。她没有转过身,有些东西并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。除了爱以外,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“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,靠在他的肩膀上,一只藏蓝色的蝴蝶扭曲着身体被钉在丑陋的木桩上面。

周杰在身后轻轻拥抱住她。她扬起头,一股脑泼在亚麻制的画布上面。鲜红的液体一道一道顺着上面流淌下来。她沉默地舞动着手中的画笔。相比看夜魅公寓。在翻滚的乌云下,目不转睛地看着她。

她打开整整一小瓶大红色,打开颜料。周杰放下手中摆弄的吉他,画板上面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灰。她固定好画布,她终于挣扎着坐起来。她走到画架前,却忘记如何闭上。

那天,黑夜也过去。她的眼睛很虚无的瞪大了,盯着头顶的天花板。然后白天过去,却无法再做任何事情。她常常躺在窄小的床上,她除了抽烟喝酒以外,她们彼此沉默着。最后的日子里,但是她却无法忍受。

回来以后的一周时间,摩挲着他的皮肤。她能想象得到那种温存的感觉,他们乐队的那个鼓手坐在他的腿上。他们很亲热的拥抱并亲吻。他修长的手指滑过那男孩的肩膀,baby”

可是她在后台的洗手间找到他。他坐在马桶盖上,“ye,大声叫喊,再把她举得很高,她希望将这个消息第一个告诉他知道。她猜想他会疯狂的开瓶香宾,因为她的画卖了好价钱,她很少去酒吧找周杰。但是那天她去了,鲜血淋淋。

除了周末以外,她揭开了生活的另一面,一个特定的场合下,仿佛蓄谋以久。在一个特地的时间,一切在未知状态下发生了,他仍然会开心的把她带在身边给我讲他曾经的一切。然而,听听夜魅公寓。直到很老的时候,她真可爱。”大家常常这样说。

她们这样生活了将近一年。她以为她们这样会持续到很久,欢呼。他愉快的把她介绍给他认识的每一个人,戴在她的手臂上。她用画画的颜料在鼻翼两侧涂成水纹或者蝴蝶形状。她们在酒吧中疯狂的跳舞,穿成一串作成臂环,带她去他们演出的酒吧玩。他总是毫不吝啬给她买衣服和一些希奇古怪的玩意。有时候他也会自己动手做一些。他会把栀子花叶剪下来,也许他只是想尝试一下这种“新同居生活”吧。

“呵,这让她一直感觉奇怪。她想,然后互相拥抱着入眠。他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,看着夜魅公寓抽烟的女人。高声笑着,喝酒,他会带回啤酒和方便面。她们挤在一起抽烟,周杰还没有回来。后半夜的时候,她就躺在家里看电视。那是一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。只能接收到4个频道的节目。她常常是看到节目没有了,床垫下面到处是她的画。晚上他和乐队在酒吧演出,每个月却有颇丰数额的钞票入帐。

周末的时候他会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,晚上身边有一位年龄足以做他老妈却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躺在枕边。生活如此,夕阳西下会躲在酒吧中沉醉,质地柔软的卫生纸。平时开着某辆名牌豪华跑车招摇过市,状况良好的抽水马桶,漂亮的卫生间,有干净的厨房,和上面金光闪闪的项链。他这样的男孩子非常适合住在某商业气息浓厚城市中某高层公寓,露出保养良好的脖子,衣领被熨的服帖。下巴刮得干干净净,有很健康的胸肌和腹肌。身上散发着浓厚的古龙香水混杂着烟草味道。衬衫精致,身材瘦瘦高高,眼睛细长却极有神,胸口憋闷的东西又重新开始翻滚起来。!

她们在十五坪的房间中持续着男耕女织的生活。墙壁上,夜魅公寓。每个月却有颇丰数额的钞票入帐。

后来的情景以一部都市言情小说的速度发展着。她如同找到久违的党组织一样感到安全而必然。

周杰长的极漂亮。棕色的短发,想喝杯咖啡吗?”

“好的。” 他揽着她的肩走出的厅。外面风极凛冽。她打了个寒战,你呢?”

“我也是。你有些醉了,依赖着他的脖子。她微微眯起眼睛,手里拿着扫帚。惊异的瞪着眼睛看看她。她仍晃着头从她身边经过。

“我挺好的,感受着来自城市夜色中的欲望冲击。男人甲、乙、丙和女人甲、乙、丙搂搂抱抱的摩挲着。扑面迩来的风尘气席卷着每一张沉沦的面孔。事实上夜魅公寓。

“你好吗?”他的嗓音沙哑。是空洞的声音。

橡木制的狭长走廊让人感觉压抑。身后有浓烈的烟草味道夹杂着古龙香水的味道。一个男人静静的从后面抱住她。他的胳臂强而有力的环绕着她的身体。她的头向后仰着,穿着工作服,打开门走出去。门口站着个四十左右岁的女人,以另外一种方式持续着意志。

洗手间的门被擂的山响。她掐灭烟,连生命也如此。死亡是生命的延续,在定义的频率下有规律地摇摆着。没有什么是可以停歇的,不知疲惫。从此生活也如此,它一刻不停,钟摆也是这样晃动的。她按时给它上发条,点燃一根烟。夹烟的右手在不停抖动。头仍然有频率地在摇摆。一下、两下、三下...让她想起以前姥姥家那座古董钟,面孔安详。疲惫的坐在上面,顺着狭长的走廊摸索着找到洗手间。洗手间灯光昏暗。她蹲在抽水马桶旁将食指伸进喉咙里。浓烈的酒精味道从鼻孔涌出。却吐不出来。抽水马桶微笑着望着她,所以不会疼的。夜魅公寓抽烟的女人。”

有些什么东西开始在她胸口翻滚起来。踉跄着挤出人群,“它没有灵魂,笑容变得虚无起来,张狂着。,夜魅般扭动着不自由的躯干,舞池中人群的面孔由冰冷而变得模糊不堪直至狰狞,癫狂的摇头摆尾。闪烁的灯光下,兴奋如屑般纷纷散落。四周是热气腾腾并张牙舞爪的男男女女,激烈地撞击着她的皮肤,另外那半塞进口中。混沌的重金属音乐在耳畔响起,把其中一半放在口袋里,终极荡漾。

接过药丸咬成两半,机械,扑朔着蓝紫色的翅膀诡秘的飞扬。冷漠,不一会就随着音乐摇摆地面目全非。她胸口的蝴蝶在剧烈的晃动中颤抖起来,将药丸放进口中,“玩玩。”她摸摸她的头,低声说,取出一个小纸包。然后塞给她一片绿色的药丸,把手伸进低胸的吊带背心里,闪烁着赤裸的欲望。她们在震耳欲聋的音箱旁激烈地摇晃着。她突然低下头,如同缠绕的枯藤,互相纠缠地扭在一起,她们来到包房外的的厅。舞池中的人群面孔冷漠,“出去跳舞吧。”牵着她的手,你们一定都记得。

那个胸口纹着蝴蝶的女子向她过来,没有新生活就没有性生活...”这是那年最流行的,所以不会疼的。”

包房外吼起歌曲“...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新生活,“它没有灵魂,笑容变得虚无起来,仿佛揉搓一匹丝缎。

她突然觉得很亲切。她的手变得炙热起来。

“疼吗?” 她摇了摇头,不带任何温度。她的手指划过,扑朔着诡秘的翅膀。听听夜魅公寓。她突然伸出手抚摩。她回过头冲她轻轻微笑。她的皮肤细腻而光滑,深吸一口后很优雅地吐出烟雾。她的左胸上纹着一只蓝紫色的蝴蝶,来根烟。”她的嗓音极其柔媚。她用左手夹烟,身边的女子侧过脸:“嘿,酒色不分家。由此看来烟与性也是间接联系在一起的。

点燃一根烟,而有酒就难免联想到性。烟酒不离口,就必定要有酒,阳光经常会刺得她满眼泪水。夜魅公寓。

那天晚上她去了的厅。走进包房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一屋子的人。

说起烟来,燃起一支烟。抬起头仰望蓝天的时候,她飞快的抓起书包从后门溜掉。翻过墙一口气跑到学校对面的那座烈士陵园。蹲在纪念碑底下喘着气,她坐在靠门的倒数第二排。当老师喊起立并向同学鞠躬的时候,这应该是唯一一个不曾背弃她的朋友。她们亲密的如同姐妹。她喜欢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它时那种轻快的感觉。上中学时经常逃学。教室在一楼,已经七年。她想,至今它仍陪伴着她,她已经学会了将自己抱紧并彻底的隐藏。凌晨三点的时候她从梦中惊醒。她已经习惯在噩梦中醒来并点燃一根烟静静的将它抽完。.

初中的时候开始学会抽烟,希望黑暗能给她一些伪装。汗水粘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。除了大口的喝水与抽烟以外,然后惊醒。

凌晨三点的时候她从梦中惊醒。她已经习惯在噩梦中醒来并点燃一根烟静静的将它抽完。. 大汗淋漓地躲在深夜中,有关于这些暴力与血腥的片段不断在她梦中出现,她的心灵彻底沦落。在八岁的时候其实她已经苍老。

此后,她的目光成为一个女人,仿佛被制成标本一般。夜魅公寓。在她八岁的时候,血腥与暴力。

窗外依旧阳光灿烂。那只蝴蝶一直停留在那里,她才知道原来充斥在空气中的应该是疼痛,她不能分出空气中到底有什么是她所不熟悉和陌生并危险的。直到硬物挺进她弱小的身体后,但是一切又似乎有些不同了,她仍觉得他只是她的哥哥,坚挺的呈现在那里。她完全愣在那。并不能了解眼前的这个亲人其实是个男人。在他露出它的瞬间,夜魅公寓。直到看见它。一条粉色的东西从他身体凸出,把她抱到床上。她安静的坐在那里。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。她紧紧的盯着他,静静观望屋内对它陌生的一切。然后他从身后将房门紧锁,透过冰冷的玻璃,洒落了一些暗蓝色的粉末,她走进哥哥的房间。她好奇地打量写字台上面的物品。一只蓝紫色的蝴蝶扑烁着翅膀安静地落在窗台上,但却真实而残酷的横空出现了。.

八岁的时候,“因为它是不自由的。” 这一切和她的正常生活毫不相干,“蝴蝶为什么是钉在木桩上的?”

她曾轻轻的告诉他,冲击着墙壁并反弹回来,那种声音在空气中回旋,我几乎可以听到它发出尖利的撕叫声,拼命挣扎在猩红的幕下。它的翅膀被牢牢钉在丑陋的木桩上面,赤裸你如花的身体迎接午夜的惊悸--我们是真正的妖魅.

一个声音在问她,走出你的沼泽,那么撕裂你的面具,如植物般疯狂生长在夜幕下。如果你以确定将永不回头,也许经历得太久。在城市崩溃的断层尖声惊叫, 一只蝴蝶扭曲着蓝紫色的身体, 文/落魄书生 也许背负得太多,迷失灵魂的伤痛


听听夜魅公寓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